当前位置:k8凯发集团首页 > 行业新闻
公司新闻行业新闻 常见问题 企业视频

行业新闻

北京师范大学远程教育中心主任郑勤华:中国moocs建设与挑战-凯发官方首页-k8凯发集团

文章来源:中教新媒   类型:行业新闻   日期:2016-07-21  分享:
6月20-21日,教育部在线教育研究中心、全国高校现代远程教育协作组、全国高等学校教育技术协作委员会指导,中教全媒体主办的“2016(第三届)中国mooc大会”在北京盛大召开。大会以“慕课中国标准引领未来新教育”为主题,聚焦中国慕课建设、应用、管理与运营实践。北京师范大学远程教育中心主任、moocs战略研究课题组成员郑勤华基于中国moocs研究报告(白皮书),深度解读了中国moocs建设与挑战。

北京师范大学远程教育中心主任 郑勤
各位同仁,下午好!
从2015年9月到现在,我们针对中国moocs的建设与发展做了一些研究,研究的结果不一定能够代表中国moocs建设和发展的全貌,但是我们希望能够提供有益的意参考和建议。
我简单梳理一下,为什么要做这样的研究。2014年年底,当时国家社科基金在重大课题中想回答一个问题——moocs和现代教育信息化是什么关系,moocs的发展对于推动高等教育现代化,到底有什么值得参考的教育行动路径?

在这样一个背景之下,我们把整个研究分成8个部分,其中之一就是我即将向大家分享的《中国moocs建设与发展白皮书》。这本白皮书于今年3月18号在北师大发布,近期也将出版,大家有兴趣的话可以看看。

在这项研究中,我们的数据来源有三个。第一部分,我们梳理了国内96个mooc平台,通过实际调研我们选择了其中14个真正意义上的mooc平台。为什么这样选择呢?因为大量的平台说自己是mooc平台,但实际上只是公开课,并没有开放它的学习服务。所以我们对mooc的定义,一是开放课程资源,二是开放学习服务。这14个平台包括学堂在线、华文慕课、中国大学mooc等。随后我们组织了研究生和相应的研究人员,专门浏览和学习其中的部分章节,共有1388门课程。

第二部分数据来源:关于教育信息化,各个高校的负责人员做了一轮调查,因为中国mooc建设主体还是在于高等教育院校。高等教育院校对于mooc本身的引进和建设、管理和应用是如何操作的?就这四个方面,我们通过调查得到了相应的数据。

第三部分数据来自于我们的学院,基于合作三年来对22895名学生的调查,我们获得了基础研究数据。

接下来,简单向大家汇报一下我们的研究结论,白皮书中的论述要更加丰富。
首先,我们国家的mooc平台建设组织模式多样,既有高校独立建设运营的,也有企业独立建设运营的,还有校企联合组织、区域联盟组织、高校联合组织等多种形式。

我们的moocs课程丰富,覆盖了全部一级学科,涵盖了职业教育、研究生、本科、高中、通用等各类课程层次,另外还有关注在职人员专业技能提升的职业教育mooc平台。

作为一个专门的研究机构,我们特别关注从教和学的角度,mooc是不是在改进教师教学和学生学习方面真正起到了变革性的作用。通过研究,我们发现就目前来说,中国mooc的建设基本上停留在行为主义(以知识转移为中心,强调知识传播与复制)层面,即基本上停留在以看视频、练习加讨论的阶段。在这种情形下,mooc能对教与学起到多大的效果,我们持怀疑态度,后面的数据会验证这一点。

教学模式有待突破,亟需促进深度学
我们mooc视频的组织形式单一、评价模式固化、交互水平整体偏低。相较于传统教育来说,mooc学习者规模比较大,在这种情形下是不是由一个老师独立地去服务于大量的学习者,这样的内容模式能不能成功,实际上要打一个问号。

在我们的mooc学习中,师生交互水平整体偏低,这一点是我们关注的核心。我们一直认为,在线学习中有意义的学习必须发生在师生之间和人机交互中。研究发现,学生非常有交互的意愿。在学习者调查中,大家都认为论坛很重要,但是论坛基本上没有太多的信息,这点十分影响学生的学习质量和完成度。与国外课程相比,我们仍存在很大差距。

学习者学习意愿强烈,但学习完成率低且学习素养整体水平不高
与传统的网络教育对象不同,mooc的学习者多是已经接受过高等教育的学生。在主观上我们认为,他们的学习能力比较强,肯定会喜欢由名师提供的课程,学习效果也应该非常好,但实际情况却不像想象中那样乐观。

从学生角度来说,整体的交互意愿非常强烈。来参加mooc学习的人,基本上都是兴趣的激发,约50%的学习者没有任何的目的。远程教育的核心在于学习者有自主学习的能力,能够在明晰目标情况下,按照自己的学习策略,选择合适的学习方法,进而完成学业。但是mooc学习者却不完全具备这种能力,甚至相对来说比较薄弱。在信息搜集、加工、处理等方面的能力,还没有适应mooc这类课程的要求。

学习支持服务整体薄弱,缺少实时个性化支持
我们常说,做mooc要重点关注两个方面:一是开发和设计高水平的课程资源,二是做好学习咨询服务,但实际上做的还不够理想。我们大量的课程都缺乏后期的学习支撑服务,教师的参与度较低,这是mooc辍学率很高的重要原因。我们远远不像欧美地区整个mooc的建设,更多时候是利用新的模式扩大高等教育的机会。

中国moocs建设,面临哪些挑战?
挑战一:缺乏自适应、个性化的学习服务支撑。
换一个角度来说,要在大规模学习者的支持下,实现个性化服务,这一点是有难度的,需要教师树立主动服务的意识。同时也应看到,mooc学习或者网络教育跟我们传统的高等教育(基于面授的方式)不同,学生的教育行为发生在互联网上,可以被记录、存储和分析。分析的结果可以作为重要参考,以便提供更优质的学习服务,这一点是mooc发展的方向。


挑战二:“互联网+”模式的突破
在“互联网+”的背景下探讨教育,应该思考教育如何“+互联网”。mooc提供了这样一种可能性,其中就包括平台的开放。平台开放有一个核心的特点,就是谁都能够在上面提供相应的课程,享受相应的服务,我们期待这样一种模式的出现。

内容层面,大约95%以上的课程是由高校来提供的,这种格局应当有所突破;服务层面,要促进学习者之间的交互和深度学习的发生。深度学习是有意义的学习,从学习理论的角度来说,必须是在充分的讨论和交互中完成的;平台层面,应突破现有的moocs平台模板,提升平台的轻量级、兼容性、移动性;学生者层面,应跳出已经接受过良好教育的现有受众圈,实现其更全民、更终身的教育目标。

挑战三:如何提高学习者的自主学习能力?
在自主学习能力方面,我们一定要相信一点:不要想当然的认为我设计的课有最棒的老师、最好的技术,学生学的就非常快捷,这有点想当然。从mooc辍学率来看,大多数mooc课程设计都是以行为主义做练习为核心。对于在线学习者,需要根据其学习素养制定相应的学习步骤,满足其个性化的学习节奏。因此,教学设计者与平台服务商要提供更加精细化的服务,而非放之四海而皆准的固定模式。

挑战四:推进在线学习理论创新
在mooc学习中,衡量成功或者不成功的维度有很多,但是不能脱离的就是学生的学习目标是否达到了,而达标远远不只是考试成绩ok。要想促进学生真正的有意义的学习,需要进行“互联网+”模式下的理论创新。

2008年的时候,西蒙斯最早提出慕课,跟我们现在的mooc是不一样的。从2008年至今,全世界做的联通主义(强调自主多样、开放互动和知识创造)的mooc或带有联通主义味道的mooc一共不到20门。这是为什么?为什么mooc的提出者和创新者并没有赢得很多的市场和社会大众的积极响应?相反,斯坦福行为主义mooc一直发展地如火如荼。

归根结底,联通主义mooc太难,它对于学习者、组织者的要求非常高,相对应的学习目标层次也比较高,达到了分析、评价和创新的层次。而目前在市场上盛行的以行为主义为核心的mooc,对学习目标的设置基本在理解和应用个层次,很难上升到更高的层级。为什么?因为背后的学习理论已经决定了,不能对这类学习能够达到的目标层次有太多的厚望。基于此,创新学习理论势在必行。

挑战五:质量保证与学分认证等制度仍需完善
到底什么样的mooc才是好的mooc?由全国最好的专家制作的mooc就是最好的mooc吗?如果不是的话,什么才是合适的标准体系?目前,国内mooc的质量保证与学分认证制度仍需完善。虽然教育部做了很多工作,但整个业内还是要形成相应的标准化体系,才能够真正促进mooc在更大范围内被社会大众以及教育机构所认可。

高等教育利用moocs探索新的模式和组织模式初见端倪,但变革高等教育仍需努力。

协同创新初步形成,未来可持续发展模式初步建立。

政府对于教育信息化的发展非常重视,企业也投入了大量的资金,许多高校也立志建立属于自己的mooc平台,从这点来看,我们的整个协同创新氛围已经逐步形成。

但是在协同创新中,要依照可持续发展的模式。首先,在商业方面实现可循环,即开设的mooc能够存活下来并不断地发展。其次,它真正能够在教育教学中起到不可替代的作用,作为一个完成了教育人才培养目标的应用平台存活下来。相反,如果仅仅都是跟风式、潮流式的推动,我们并不是特别看好整个mooc发展的前景。

今天的分享就到这里,如果大家对这一课题感兴趣,可以关注凯发官方首页即将出版的《中国moocs建设与发展白皮书》。谢谢大家!

本文系根据北京师范大学远程教育中心主任、moocs战略研究课题组成员郑勤华在2016(第三届)mooc大会上的现场速记整理,未经本人审阅。


————————
盈可视提供为教育行业提供实时课堂记录及网络直播全自动高清录播凯发官方首页的解决方案,助力教育信息化改革,构建未来教育新模式。

上一篇: 湖北:潜江市网络互动课堂的探索 没有了 下一篇: 教育将迎来拐点,不可不知的未来发展六大趋势 没有了 返回

推荐产品

本文关键词: 中国moocs中国慕课慕课建设慕课挑战北京师范大学远程教育中心郑勤华